夕色的云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周叶】十年

民国时期的梗吧

忙到炸裂

------------

他赴了中央内部的首次会议。


周泽楷想自己怕是还没有释怀吧,要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会在离开私塾后这么多年中一直不去联系他,却在形形色色的不同的人口中记住关于他的片段去拼凑他的样子。


没成想在这里遇到了。


叶修还是记忆中的样子,眯眯笑眼,龇着一口齐整的小白牙,长身玉立,却是像他自己一样,对任何人都挂上拿捏得当亲切不失礼节笑容。

相顾无言,十年消磨掉了太多东西。他偏头凝视着曾经的好友,动了动嘴唇,终究只剩下一句“前辈,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前辈是自己为那个人的专有称呼,他还记得那个炎热的午后,彼时还是小孩子的他跑到自己面前,毛手毛脚地在自己脸上揩了把油,被自己盯着又微微有点脸红,白皙的脸颊圆鼓鼓的,但还算有礼地开口,“这位周家的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呀?”


周泽楷又想到后来那个人坐在自己身边长吁短叹地告诉他说:你说,我叫你什么你都不满意,要么太疏远,要么太正式,你到底让我叫你什么啦?

 他暂时不知道作何反应,自小他在和人交往时的反应就慢半拍,就知道用沉默填满空白了。

  小周?那人又调笑着问。

  他心中的那条闷声不响的小金鱼慢悠悠地吐了个泡,那泡泡急不可耐的窜上平静的水面,“啵”地一声轻响,轻描淡写地在水面上泛起了一圈细细的涟漪。

“就这个。”他从不在意这个,但光是前辈送自己的专属的称呼,他就没有理由拒绝。


然后就是长达十年的分离了。


....


说好的保持联系,但没多久就断了。


“唔...小..诶呀周公子?是你呀!”那人恍然大悟般的咧开嘴角,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连为自己取得字都不肯叫,是为了提醒自己什么吗?


“这几年我过的挺好,就是挺忙的,你呢?”那人永远冰雪聪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心中念想?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叫呢?


真残忍。


“还不错。”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静静地答道。


宴会中途周泽楷去了趟卫生间,他将水扑在了自己脸上。他从镜子中一双微微泛着浪潮的眼瞳里看到了十年前的风花雨雪。


他的面容精致不减当年,但好像在一瞬间回到过去容光焕发,又在顷刻间衰老下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