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周叶]最温柔的人

距离发表的上一篇文已经有一个月了,完全没有时间码文qaq,毕竟我上个月全都是托福,然后又去了美国,然后好不容易上一次lofter还沉迷在各种各样太太的文里无法自拔…

这篇是在去美国的那两个礼拜码出来的,我真的是要醉了,然后我还有两个脑洞放着没写,然后我的作业一点都没有动…(╯°□°)╯︵ ┻━┻

这篇写得实在是太久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写文了[哭唧唧]所以有点断断续续的,完全没有我想要表达的感觉啊qaq


-完全的题不对文orz

-私设如山

-ooc得严重

-说是周叶其实小周基本没有戏份

-我就是想苏我叶神这种事我会说?!


叨逼结束,走起——


周叶

  小石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警卫员,现在正在一个异常惨烈车祸现场,无所事事。

  他的资历还不够,过来是为了观摩自己的前辈如何处理事故的。

  真惨啊,他这么想着,摇摇头,车头都完全挤压变形了。

  “这次车祸产生的痕迹很奇怪。”一个冷静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小石回过头,看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实习医生皱着眉头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为什么?”他站了起来,身上的警服因为刚刚的动作有了一点皱褶,他毫不在意地拍了拍,扭头好奇地看着和他一样因为辈分不到而被勒令叫到后面去的实习医生。

  “你看,这个痕迹,”实习医生指了指地上鲜明的痕迹,“这是一个倒过来的‘s’型,正常的痕迹应该只有一个弯,这却有两个,说明驾车的人在车子失控的时候试图让车子避开某些东西。”

  实习医生的话顿了顿,小石很配合地跟了一声,“然后呢?”

  “这起车祸只是纯粹的因为路滑加上刹车失灵,不过车速很快才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实习医生抬手指向前面十多米处车头近乎全毁的小轿车,耸了耸肩,“车上好像有两个人对吧?一个驾驶的,还有一个坐在副驾驶,你想象一下车祸发生的前几秒吗?我们那里开始推断:

  “车子开始失控,驾驶员发现刹车不能阻止冲势,他试图拐弯,避开前面停在路边的货车(违章停车)。由于货车停靠在路的右边,占了一半的道路,他理所当然地把方向盘往左边打,这是第一道弯。

  “空余的道路不够宽敞,速度慢一些的尚需谨慎小心的过去,所以已经失控速度很快的车是不可能毫发无伤地过去的,当一个人处在生死边缘的时候,肯定会选择保存自己,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保存自己的决定意味着坐在副驾驶的那位会承受大部分的冲击力,因为这辆车的右侧就是承受冲击力的那一侧。

  “这就是我不解的地方了,你看这个痕迹的第二道弯,方向正好和第一道弯相反,等于把驾驶室送到受冲击最强烈的地方,很像是自杀的举动。不过根据第一道弯来看,这位驾驶员的求生本能很强烈,也是一个很冷静,会考虑最佳方案的人,不太可能做出这种在旁人看来很傻气的举动。

  “所以,我能够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坐在副驾驶的那位是驾驶员拼尽一生也要保护的人,在驾驶员心中,那位的安危是可以压下自己求生本能的东西。”

  “真的是太感人了”小石这一次看向那些痕迹的眼神充满了钦佩,猛力地吸吸鼻子,“一定是一对夫妻吧?丈夫为了保护妻子不惜自己的生命。”

  “…你真的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实习医生看到他的神情之后有点无奈,“何况也不只有夫妻一个可能性,也可能是父子母子父女母女亲戚朋友………好了,不用猜了,是夫夫。”

  “你怎么知…哦。”小石辨认出被从车里解救出来的两个人都是男人,其中一个很帅,但已经昏迷了,另一个还能自己站立,不过他脸色特别苍白,身形瘦削,没正形地站着,一只手反过来叉着腰,整个人感觉特别…欠揍。

  他好眼熟啊,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还处在迷茫状态的小石如是想着。

  “喂,那边站着的两个!”感觉到自己被点名叫到,两个人同时回头看向声音的方向,“你们不要站在那边啦,伤者要被送到医院去,你们一起上救护车陪他们去吧,晕了的伤者主要伤在眼睛和侧腹,站着的那个还没有确定,总之你们在路上小心点。”

  “看来我们有事做了,”实习医生揉了揉站得已经有点酸麻的小腿,“走吧。”

  两个人上了救护车的后舱,协助车下的人员把已经晕过去的那个人抬上车。后门关闭,救护车一路鸣着笛向医院奔去。

  两人看到,那个尚有站立能力的男人就坐在一侧的椅子上,他拒绝检查及一切帮助,被从车里解放的那一刻开始就一刻不离地在昏迷男人身边呆着。

  “等等!”车厢内不多的几个人纷纷把目光投向突然就叫了起来的小石。

  “这位…是枪王吗?”小石可能是太激动了,短短一句话都说得有点口吃。

  “你玩荣耀?”至始至终只是凝视着躺在担架上的男人突然抬了头,实习医生总算是看到了被隐藏在略显蓬乱的柔软头发下的那双眼睛,黑得纯粹黑得透亮,和外表完全不相符。

  “我……我没……我玩……”小石似乎是太激动了,手舞足蹈,看不下去的实习医生微微一叹,“我个人认为,他想表示的是他玩,虽然我还不知道荣耀是什么东西,所以能否帮忙解释一下?”

  “哦,荣耀啊,就是这几年特别火的一款网游啊——呃…是这十几年。”男人看到了做表情表示不满意的小石,撇撇嘴把时间改了过来。

  “这位小兄弟,你现在的身份是陪同我们往医院去的警察,而不是什么荣耀粉丝,所以注意点。”男人挑眉,伸出左手拍了拍小石的肩膀,微微用力让他坐下,“不过你说的没错,这就是枪王大大周泽楷。”

  “所以…你们是电竞职业选手。”实习医生了然,看了看男人和周泽楷相握的手,“这个?”

  “就像是你看到的那样。”男人不在意地笑了笑,相握的手却没有松开,连一丝颤抖都没有,“他告白过了,然后我就答应了,毕竟有这样一个帅气可爱的后辈作为另一半没什么不好,他可是现在职业联盟的第一人。原来哥也是第一人,踩倒了不知道多少我们时代的大神。小周人很好,就是有点不太爱说话。”

  “你…一定是叶神了!!叶神好!!!”小石总算是从激动中恢复了过来了,结结巴巴地开口,“叶神永远是叶神!你的三连冠纪录和第十赛季的冠军还有带领我们中国队成为世界冠军的纪录不会有人忘记的!”

  “谢谢你,不过现在都是年轻人的世界了,也就别叫什么叶神了,我都退役了,”男人宽容地笑笑,“叫我叶修。”

  “我…我有点话想要说。”小石扁扁嘴,看上去真的是特别的紧张。

  “说啊,没事儿,别像个大姑娘一样。”名叫叶修的男人被小石的举动逗笑了。

  “我看到你们前些日子发的互相表白的微博了!虽然我不是同性恋,但是我…我一定支持你们,请一定一定要一起幸福地坚持走下去!”小石深吸一口气,一股脑地把自己的感法倒了出来,“我知道这条路很难走,会有很多很多的阻碍,会有很多很多人不同意,会有很多很多的心里障碍需要过……但是,一定一定不要放弃啊!”

  “……”叶修怔怔地看着这个忠实地粉丝,难得地说不出话,半晌,他低头低低闷笑了起来,气流穿过胸腔带起风箱般的声响,“我们双方家长已经同意了,所以…你说的那些难关我们基本上都已经闯过来了。总而言之,兄弟你的话来得晚了点。”

  实习医生觉得小石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不过呢,还是要谢谢你,毕竟虽然最开始我们虽然没有想过要放弃,但是还是挺不容易的,听到你的话还有微博那边下面的留言我们还是很感动的。”叶修黑曜石般的眼里盛满了温暖,语气也温和下来,他转头看了看周泽楷,温柔地抚了抚他的额头,又亲亲他的手,“你看,我们现在很幸福。”

  他真的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而且粉红色泡泡太满完全不能呼吸了…

  实验医生头一次觉得其实当一个同性恋也没有什么不好,当然前提是你得有一个像面前这个看着挺嘲讽(其实更嘲讽)但还是很温柔的恋人。

  小石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叶神没有讨厌他真的是太好了。

  “今天见到叶神…感觉叶神挺随和的,人也很温柔,为什么以前会那么嘲讽呢?”小石松了口气之后又开始感慨。

  叶修的嘴角抽了抽,忍住自己扶额的欲望,“小周这个人嘛,特别容易脸红,联盟里那群皮糙肉厚的嘲几句没有关系,小家伙面皮薄着呢,平时哪舍得嘲。啊,还有不是说了吗?叫我叶修。”

  小石以自己的警服上的徽章发誓昏迷的男人大概是脸红了。

  “咳…我也有点话想问。”实习医生终于忍不住出声为自己挽回一点存在感,“可以吗?”

  “亏我刚刚还觉得你沉着冷静,怎么你也变成大姑娘了嗯?”叶修撇撇嘴,坐直了身体,“严肃点。”

   是谁不严肃来着的!?

   实验医生默默地深吸一口气,把冒出脑子的想法吞进肚子里,把从刚刚就开始酝酿的问题问了出来。

  “那么对于你们电竞职业选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眼睛和手了吧?可是,周泽楷的眼睛……”实习医生看了看帅气男人已经被简单处理过但是仍然看起来很疼的伤口,“他伤的地方应该没有压迫到视神经,但是视网膜的损伤不可避免。所以,除非是有一个健康的视网膜,他的职业生涯应该就要提前结束了吧?”

  “谢谢你的解释,没错,手和眼睛对于我们来说和生命一样重要,”男人惆怅地叹口气,向实习医生展示了他自己的手,“这两样东西决定我们的发挥和水平。”

  伸出来的手比寻常人细腻,白皙得多,明显是经过长期保养和爱护的。指甲经过了精心修剪,整齐优雅,指甲面呈珍珠一样的圆润色泽,只是象征着健康的月牙白少了点。纹路精致的手掌出乎人的意料,没有一点茧子。

  反观自己要拿手术刀的手也是经过了细致的保养,但是三指关节开外却有消退不掉的握笔茧。

  小石是当警察的,就更不用说了。

  等等…好像一不小心话题和关注点又要偏了…

  “叶修,我知道这个话题对于你来说很残酷,但还是请不要回避这个话题。“实验医生的目光闪了闪,还是有些不忍,但是他尽力去忽视自己的这些情绪,“我真的很为这个听上去才华横溢的年轻电竞职业选手感到抱歉,你看上去是可以决定事情的人,他今后怎么办?这应该可以由你来左右吧?”

   叶修不说话了,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深沉,他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吐出一句和问题无关的问题,“有烟吗?”

   实验医生眉头一皱,呼之欲出的“救护车内禁烟”就被叶修抬抬手堵了回去,“好啦好啦,这种话我听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我就说说而已,别当真。”

   “这样,虽然你还没有成为医生,不过我信任你的医术,你给我看看吧。”叶修神色重新变得正经,“其实哥也是个负伤人员,没看出来吧?”

   “不接受治疗的人好像就是你吧?”一边站着试图挽回点存在感的小石义愤填膺地说道。

   “没有经验的人站一边去。”叶修嫌弃地摆摆手,转而向实习医生道,“就隔着衬衫看看好了,车祸的时候我撞到了周泽楷的手肘,这里。”

  他用手指比了比胸膛的地方。

  小石看到一向冷静的实验医生表情很严肃。

  他伸出手,走近了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

  最基本的检查而已,无论是谁来都一样,哪怕是小石都可以。实验医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不过他相信叶修让他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至少和他的问题有关。

  敏感的指尖仔细地一寸寸按压皮肤下的骨头,一点点下移,直到它触摸到某块肋骨的时候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喀。

  这个声音好熟悉。

  实验医生的身体一僵,好像这个声音发出的地方不是叶修的肋骨而是他的神经。

  他不会忘记,那个他第一个接手的病人的骨骼在发出这样的声音的时候痛不欲生的模样。

  那是骨骼断裂的声音。

  手下的人一下子就绷紧了。

  “疼吗?”

  “还好。”

  “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

  “胡说八道。”

  “我没有。”

 

 

  “一定很疼吧?”

  无意义的争论终于被小石打断。

  叶修犹豫了下,垂下了头。

  “肋骨疼还是肺部疼?还是…肋骨往里一寸的地方疼?”实验医生紧紧锁着眉,盯着叶修乌黑的眼睛。

  “…都疼。”他看到叶修薄薄的嘴唇低低地吐出两个字。

  叶修的嘴角有血慢慢地流下来,实验医生帮他楷去了一丝就又流下来一丝,没完没了的。

  “行了,别折腾了,就这样了,我的情况我知道。”叶修慢慢推开实验医生的手,任由血线滴落在白衬衫上,形成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痕。“倒是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他要知道吗?”实验医生沉沉地叹口气,“他一定会很难过。”

  “他猜得到,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叶修笑了起来,继而又低低地咳嗽起来,“咳…会过去的。”

  一时间车厢内陷入了死寂的沉默,小石红着眼睛,“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吗?”

  “这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叶修俯下身,眷恋地一下一下啄吻这周泽楷漂亮的手背和指尖,“等他醒过来,我已经消失了,他只需要休养一下,职业生涯就可以继续,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还有什么话想说吗?”实验医生不忍心看这一幕,别扭地别过脸。

  “应该没了,”叶修直起身,想了想,靠在身后的墙上,闭上眼睛,“这片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他探出另一只没有和周泽楷相握的手,摸索着掏出了一张账号卡,珍惜的摩挲光滑的表面,“这个就拜托你们了,寄到兴欣去吧。”

  救护车停在急救院的门口,行动迅速的医护人员早就等在这里,他们把周泽楷从车上抬下来,送往手术室,叶修松开了一直握着周泽楷的手,在实验医生和小石的搀扶下坚持看着周泽楷的床消失在拐角。

  “走吧。”叶修摇晃了一下,但还是轻快地笑了起来,“去签协议。”

  今天的医院有一份特别的角膜捐赠协议,指名道姓要捐赠给一个刚刚被送过来的帅气青年。

  这几天的头条全部被这一场车祸占满。

  不知道多少人在看到报道之后撒了咖啡掉了汤匙摔了眼镜。

  当天是某大型企业效率最差的一天,因为他们的年轻老板拒绝任何人进入他的办公室。

  某个报告消息的小兵第一次见到威严的老首长老泪纵横。

  远在苏黎世的一名男子立刻订了回国机票。

  所有的社交网站基本上都被悲痛的粉丝占满。

  一周后,南山公墓里添了一座新坟,让守门的大爷奇怪的是,明明是一个最普通的墓,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悲伤的人在这里放下一束束鲜花。

  半年后的某一天,大爷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拉住一个刚从里面出来的年轻人,问到,“那个人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吧?总是有那么多人来给他送花。”

  年轻人愣了一下,把埋在围巾里的脸抬起来,那是一张特别帅气的脸,他有刀刻般的五官和深邃的双眼。听到大爷的话后,大爷惊愕地看到这个年轻人的眼睛慢慢地蓄满了泪水。

  “…前辈…是全世界…最好…最温柔…最温暖的人。”年轻人的嘴唇颤抖着,他闭上眼睛,伸出一只手覆在自己的右眼上,却没有擦眼泪,只是单纯地覆在那里,像是在感受什么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亦或者是寻找那个‘前辈’留下的的温度。

  “最好,最温柔,最温暖的人。”他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有什么透明的液体滴落在那个已经有一点旧了的围巾上。

 

  枪王在车祸之后半年复出的消息横扫了荣耀联盟。

 

 

 

全文完


写完就感觉自己有病了——我明明不是想写这种结局的?!?

无论如何,请不要殴打作者,谢谢(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最后检查了一遍,我就呵呵,前半截和后半截感觉完全不一样,是因为我倒时差的时候脑子糊涂了吗?一定是这样的(找借口

最后的最后,关爱咸鱼,从评论,红心,和蓝手指做起ε-(´∀`; )


我们下篇双花见~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