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授权转载】不成交? 成交!(含原创男性人物 绝对赤黑)by失落的逆十字

  这是在贴吧上看到一位叫失落的逆十字的触写的

  她的文笔总是淡淡的,不急不缓,不知不觉就被甜到了,想来算是我看的第一篇赤黑文了吧ˊ_>ˋ

  长篇,一共9w多字,老夫会一点点发上来的w




一.

  要买就买最好的。

  这是黑子哲也工作的首要准则。

 
“每次找到和古文献上有关或者让我眼前一亮的宝物时,我总是欣喜若狂” 
这是黑子在接受采访时,说得最多的话。 
 
“那么,黑子先生,请问您之前专门去拍卖公司接受专门培训,是真的吗?” 
记者看了看手中的笔记本,如是提问。 
 
“是的,因为能胜任这个工作的 王牌就是知识,除了平时外出的见多识广,本职的知识是永远不会嫌多的” 
黑子很大方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然而,这一场采访,被电视前某个把玩着剪刀的人从头到尾看在眼里。 
 
黑子进入古董商这一行,纯属偶然。 
随着年龄的增长,那身如影随形的存在感慢慢地变淡,但黑子学生时代就有的爱好——观察人这一点,却并没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收敛,反而愈加强烈。 
黑子喜欢观察人和物,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书籍。 
于是,某天,备考大学的黑子无意中看到电视里一档关于买卖和收藏古董的节目时,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大学志愿也毫不犹豫地就填了历史系。 
 
但是进入历史系的人,不是想当考古学家就是历史老师,和黑子有同样目的的人一个都没有。 
所以,黑子大学4年,并没交到什么朋友。 
只有偶尔打打篮球时,遇到几个球友,还算聊得来。 
 
因为这个工作的关系,黑子出国和待在国外的次数和 时间都很长。 
比如,黑子曾为了一个乔治亚时期的古董高脚椅,在英国待了差不多半年,因为和那个持有者在价格上就是谈不拢。 
 
黑子除了买卖古董外,自己也收集古董,并且在伦敦拥有一家很温馨古朴的小店。 
男生都对恐龙化石感兴趣,黑子也不例外,在黑子的收藏室里,摆放着一具拥有两亿年历史的 蛇颈龙骨架,尽管花了当时在场同时参加竞拍的人都认为不值的价格,但黑子还是一意孤行,成交了这一单,并在之后很快就空运送回自己在东京的家,当然了,这个消息也不胫而走,据说有些富商就曾找到黑子,要出高价购买,黑子都拒绝了。 
但对于出手的古董,黑子虽然算不上老手,但对于数字的计算,还是比较有把握的,有过这么一单,黑子花500美元拍下的一个银色的手镯,在他开在敦伦市中心的古旧物店里,只摆放了三天就被买走了,售出的价格是1800美元。 
 
闲暇之余,黑子喜欢看书,喜欢看绘本,特别喜欢看一个名叫Daydream的人的绘本。 
虽然名叫Daydream,但那个人却从不画自己的梦,都是画一些很写实甚至有些隐晦或暗示的画。 
Daydream每本绘本,黑子都会买,而且会反复地看,看的时候,黑子喜欢去思考揣摩作者在画绘本时的心情和想法,并且乐在其中。 
 
这天,黑子的小店里,迎来了一位客人。 
 
“欢迎” 
黑子将目光从自己面前的书上移开,看着走进门的客人。 
 
“你这里还是这么古朴精致,来到你这里,仿佛能感受到 时间放缓的脚步” 
一位慈祥和蔼的老绅士笑着走进来。 
“上次从你这买走的维多利亚时期的木桌,和我书房非常地般配啊” 
 
黑子笑笑,正准备说什么 
 
突然,门被推开,开朗的声音将刚刚还很沉稳的氛围瞬间打散。 
“小黑子” 
一个即使戴了墨镜还是掩饰不住其光芒的高达身影走进来。 
“小黑子,我来看你了” 
来的人拿下墨镜,露出灿烂的笑容。 
 
“黄濑君,我想我说过的吧,如果你不是来” 
黑子话还没说完 
 
“啊,对了对了,上次在小黑子你这买的什么什么王朝的单人沙发,坐起来非常舒服” 
“是乔治亚王朝” 
“还有还有,前几天在你这买的那个什么时期的蜘蛛胸针,和这期杂志的主题服饰很配啊” 
“维多利亚时期” 
 
“啊啊啊。小黑子,别这么冷淡嘛” 

黄濑不顾店内还有其他客人,开始对黑子施展撒娇攻势。

“不好意思,这边请”
在一旁的男生马上将老绅士引入里间。

  黑子虽然才入行没多久,但凭着温和有礼的性格和出众的观察力,他的人脉和客户圈在慢慢的且非常稳定地扩大着,成长着。
  客户们对黑子的眼光非常信任,黑子也不负客户们的希望,一次次找到最接近客户们指明要找的宝物。

当黑子好不容易把对自己撒娇的黄濑送走,男生才和老绅士一起从里间走出来。
和进去时不同的事,老绅士手里多了一个盒子,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

“我很满意你帮我找到的,拜托你果然没错”
老绅士说着,把一张支票放在黑子面前。

“您喜欢就好”
黑子和男生一起鞠躬,目送老绅士离开店里。

“老板,邀请函送来了”
老绅士一走,男生就拿出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信封递给黑子。

“不是都说了不要叫我老板,叫黑子就可以了吗”
黑子很不喜欢‘老板’这个称呼。

“这次会去参加拍卖会的除了老板你,另外3个之前就接触过的以外,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人”

“谁啊?”

黑子的好奇心上来了。

“是一个叫赤司征十郎的男人”

赤司...征十郎?”
黑子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和老板你一样,是个刚进这行没多久的新人,尽管是新人,但听说是个很有手段的人,对看中的猎物,从来都是志在必得。”

“有手段啊....”
黑子看着手中的邀请函。

“还有个传闻,他非常喜欢收集一些很冷门的古董,还有,他手里有一份藏品清单,据说他只要将上面的藏品都集齐了,就退出这一行”


“这些都只是传闻吧”
“对,只是同行间的传闻,还没人去一探究竟”

就在黑子为了参加拍卖会而进行准备时
另一边,同样要出席拍卖会的赤司也在准备着。
似乎不满藏品清单上打勾的记号增加太慢,所以赤司在决定参加这次拍卖会时,准备耍耍手段。

注意到桌上电话的提示灯闪烁,接了起来。
是自己的责编,说是近期会过来讨论下一部绘本的各项细节。

“小赤仔为什么不画吃的在上面,这样我也会买”
一个一头紫色头发身形高大的男人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嘟囔着。

“敦,你还想不想要瑞士甜品展的入场券了?”
非常‘肯定’的语气。

“唔...”
紫原马上闭了嘴。

其实,有时赤司也对自己的绘本这么畅销感到不可思议,明明大部分都是由着性子在纸张上画画写写,这种程度的东西居然也会有人喜欢。


tbc


后面还有一大堆哈哈,想来是个浩大的工程呢~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