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负尽千重罪,炼就不死心


忽然当起了粮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很认真的坚持下去。偶尔写点OOC小段子,请多支持!

【授权转载】【赤黑】不成交? 成交!by失落的逆十字

接上文

二.

刚到拍卖场,赤司大概扫视了一下参加这场古董竞拍的人,并在心里飞快地计算了一下在场人的战力。

这种古董拍卖会很特别,似乎是为了避免不停叫价的嘈杂和恶意抬高,所以参加的人数受到严格的限制,每场在参加前,会有人来鉴别什么样的人适合参加,既是说有钱也不一定能被允许入场。
当然,至于什么样的人能参加,以什么标准来评判,就没人知道了。
而能参与竞拍的古董也被严格筛选过,几乎件件都是值得竞购的精品。

‘怎么少了一个?’
赤司看了看到场的人,发现加上自己也才4个,这次拍卖会他收到消息,一共有5个人参加,那第5个人在哪?

突然

“老板,快点”
一个焦急的男声引起了赤司的注意。

赤司顺着声音,看到一个由远到近跑来的人影。

“真是难得,老板居然搞错发车时间”
“要做的准备很多啊”

赤司看到被称为老板的这个人,是个和自己差不多留着一头清爽的冰蓝色短发的男人。

“我先去换入场证”

“去吧”
黑子看着男生跑开,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看着自己的赤司,笑着点点头。

  出于礼貌,赤司也笑着点点头。

  这次拍卖会的拍品,有一件深得黑子的心,就是摄政时期的精美雕花木桌,而吸引黑子的不止是外观,这张桌子还带有一些机关,除了一些抽屉需要钥匙打开以外,还有一些抽屉或夹层则是需要一些小技巧和上面看起来像装饰品的按钮配合,也就是说,这张桌子除了外型美观外,保密性更是好的没话说。

当然,不止黑子,在场的其余4位竞拍者也对这张桌子很感兴趣并且打算竞标。

就在拍卖师刚刚展示并讲解展示完桌子的各项信息和细节后
竞拍——开始了。

除了赤司和黑子外,其余三人很快进入了战斗状态。
黑子只是在一旁默默地打量着桌子,右手食指无意识地上下晃动,似乎在计算什么。

这个情况让赤司有些吃惊,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赤司喜欢在参加任何活动前,把所有情况以及有利的不利的额外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发生可能的情况全部想一遍,并以此制定出对应对策,这就是所谓不打无准备的仗。
从收到这场拍卖会邀请函开始,他就通过关系网得到参加这场拍卖会人员的名单和资料,他还清楚地记得,黑子哲也的资料上,总结和评价只有很短的一句话「话不多、观察力出众的人」
但眼前这个情况和他预想过的所有情况都不符。

黑子也的确在计算,计算能用多少他可以接受的价格买下来。
如果是以往,他是会这么做,但这次有点特殊,他真的太喜欢这张桌子,就算超出预算,他还是想拍下来。


当价格从开始的300英镑一路飙升到3000英镑时

黑子知道,出手的时候到了
“4000英镑”

一直沉默的黑子突然开口,而且开出的价震惊四座。

‘4000...吗’
这个价格刚好处在赤司考虑竞拍的最低起拍价范围内。

而黑子的报价也让刚刚还在不断竞拍的三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黑子参加拍卖会的策略,他喜欢速战速决,最好是自己的出价能让其他竞拍者知难而退。

就在拍卖师准备落槌时

“6000英镑”
突然发出的声音阻止了即将落下的木槌。

黑子顺着声音看去,看到坐在不远处单人沙发上的赤司。

赤司似乎注意到黑子的目光,扭头对黑子笑笑。

黑子有些不高兴,有人高过自己的出价,而且还高这么多。

“6500英镑”
要是平时,黑子肯定放弃了,但黑子非常中意,所以就算价格比自己预期的高,也还是愿意继续加价。

“7500英镑”
非常轻松的语气,轻而易举地压过了黑子的出价。

赤司感觉到自己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自己被瞪了一眼。
嘴角滑过一丝微笑,明明拍卖师还没落槌,赤司已经拿出笔在自己的藏品名单上打了个√

尽管黑子想继续加价,却因为顾虑到后面还有拍品,而且出价的极限已经接近了,所以,尽管非常不愿意,还是选择了放弃。
‘真不甘心’

但当拍卖师推出一架1887年贝里斯托马斯大小轮自行车时,黑子的不甘心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大小轮自行车是他梦寐以求的收藏品。
大概是竞拍桌子时的不甘心和谨慎,这次黑子并没像刚才那样沉默,而是果断出价,轻松压过其他竞拍者,让他高兴和意外的是,赤司并没参与这件拍品的出价。
黑子如愿标到大小轮自行车。

从拍卖场出来
赤司主动和黑子搭话。
“谢谢你的手下留情”

这句话在黑子听来,有着很明显的挑衅意味,但出于礼貌,还是笑着对赤司点点头。
“赤司先生真是出手阔绰,花了这么高价买下那张桌子”

“值得买的东西,价钱绝对不是问题”

然而,黑子在写支票时,赤司注意到他戴在手腕上的表,眼神瞬间亮了一下。

  “我能仔细看看你的手表吗?”

  结果和赤司猜想的一样,黑子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是1944年那年生产的劳力士蚝式皇家瑞士表。
这块表可是赤司藏品名单上能排进前十的贵重品。
虽然他为了找这块表去了很多地方,但看到的都不能入他的眼。
但赤司也清楚,黑子对他很不友好,而且第一印象也极为糟糕,因为自己拍下了那张桌子。
他看得出黑子很喜欢那张桌子,但他从不为了任何主观或客观因素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从不。

一天,黑子打发男生去帮他买Daydream新出的绘本。

然而,男生刚走出店没多久,就注意到有一辆车跟在自己身后。
于是,他停下脚步,看着车开到自己身边。

车窗被摇下
“聊聊”

然而,当男生推门走进店里时

“这么快就买回来了”
黑子从里间走出来,一下子愣住了。

赤司跟在男生身后走进店里,并仔细打量店里。
“你的店员很有礼貌呢”

“对不起,老板,赤司先生说无论如何都要见你一面”

tbc


暂时就先这么多吧ww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