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授权转载】不成交? 成交!by失落的逆十字

这是今天和昨天份的,拿好不谢

三.

“绘本,给我吧,你先去里间”

“是”
男生把绘本递给黑子,便进了里间。

“我真应该在门上挂个本日闭店的”
黑子小声嘟囔着。

“你都是这么接待顾客的吗?”
赤司说这话的同时,目光被挂在墙上的一个扯线木偶吸引。

那是个做工非常精致非常漂亮的笑抽扯线木偶。

“同行并不能算在顾客范围内吧”
黑子把新买的绘本放进包包里,要不是赤司突然来访,他是打算花一个下午好好看绘本的。

赤司在打量完黑子店里的古董后,目光又回到了黑子的手腕处,那块表。

黑子似乎注意到赤司看着自己的手腕上的表,便不着痕迹地拉了拉袖子,遮住表。
“这是非卖品”
  黑子当然知道赤司的目光代表什么,实际上自从他买下这块表后,找他表明收购意愿的生意人就几乎没断过。

  凡是热衷古董表这块的人都知道,因为时间和其他很多原因,大部分的古董表虽然外观得以保存,但零部件、表带、原始收据这些能证明这块表的可靠出处的细节变成了几乎所有古董表收藏家来判断古董表的标准。
黑子的这块表也是,刚拍下来时,这块表就已经走不准了,但因为修复古董表需要花费的成本非常高,所以当时并没人和黑子竞拍,也有人劝他别拍,但黑子还是一意孤行,拍下了这块表,并亲自把表送去一个自己非常信任的瑞士钟表匠那,从头到尾尽可能多地保留原始零件的前提下修复它。

赤司当然也知道,这么贵重的古董表,持有者一定不肯轻易出手,但他就是喜欢挑战这种困难。

“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赤司的话让黑子一惊。

“第二个扯线木偶如何?”
赤司又问。

这句话让黑子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挂在墙上的扯线木偶,那是乔治亚时期的古董,虽然当时生产了不少,但留下的非常少,一套一共5个,每一个的颜色和面部表情都不一样,黑子却只收集了1个,他非常想要剩下的4个。

赤司似乎并不急着让黑子答复,而是开始津津有味地欣赏起了黑子放在玻璃柜里的黑胶唱片。
欣赏的过程中,赤司一句话都没说,甚至欣赏完了,就这么直接离开店里。

正在检查刚送到的古董的男生注意到黑子进来,但脸色不太对劲。

“老板?”

“你说过,赤司征十郎有一张藏品清单,只要是上面的东西,他都志在必得”
“对啊”
“记得你说过,你想锻炼自己收集情报的能力对吧?”
“对,没错”
“能知道他那张清单收集到什么程度或者明细吗?”

男生皱了皱眉头,想了很久。
“虽然这么说很泄气,但目前能获取的情报只有赤司先生买了哪些古董而已”

“那也可以,可以弄一份给我看看吗?”
“OK,明天我就放在老板你桌上”

当晚,黑子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小心地脱下手腕上的表。
‘明天起还是戴别的表好了’
把表放在新绘本旁边,起身去了浴室。

‘虽然知道同行再怎么避免还是会见面,但可以的话,真的不想看到他了’

凭直觉,黑子知道和赤司征十郎起正面冲突是很不可取的行为,所以,根据那份名单,黑子避开了他认为赤司有可能感兴趣的物品,尽管里面有不少他非常想要的。
而这份认知也确实很有效地帮助了黑子避开了和赤司碰面的可能。
几乎赤司会去的拍卖会,黑子都不会参加。

一开始,赤司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虽然是古董,但也有喜欢和不喜欢,可时间久了,这种不对劲就变成了不理解。

于是...

“是,根据邀请函上参与者的名字来看,赤司先生并不会出席”
“那么,就回复他们,我们确定出席”
“好的”

结果,在拍卖会当天,黑子在会场看到赤司时,大吃一惊。

“要骗过你的店员,稍微费了点功夫,不过,看来这么做的价值还是有的”
赤司笑着走到黑子面前。
然而,目光再次移到黑子的手腕处时,却发现黑子并没戴那块他看中的手表。

然而,这次的拍卖会让黑子感觉有些不对劲。
拍品很吸引他,他也如愿拍到了想要的,但同样来参加拍卖会的赤司却从头到尾没有参与任何竞拍,甚至连话都没说,只是,在黑子每拍下一件东西时,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拍卖会结束后,所有参加拍卖会的人都对赤司居然空手而归感到吃惊。

赤司的脸上却一点都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而是走到黑子面前。

“一会,你照着这上面写的,去跟他说,尽可能地...”
黑子交代男生一会要做的事。

“是,老板”
男生很认真地记下来。
“啊,赤司先生”

黑子听到男生这么说,转身看到赤司就站在自己身后。

“不知道这样的我,有没有资格跟你谈谈”
赤司摊了摊空着的双手。


青黄tag是因为日后会有青黄的,姑娘们们憋着急w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