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伞修]某个片段

就是一个中短篇的片段,全文大概8000多字(最后被窝放弃了,窝有罪)

放在这里吧

实在叶神穿越回去到十年前企图改变车祸结果的前提下的,知道这个背景或许会比较容易看懂一点



这是最后一天了。

再也不能拖下去了。

死志已然萌生,但是绝对不能让苏沐秋和苏沐橙看出来。

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叶修想着,走向苏沐秋。

“沐秋,”叶修开了口,“荣耀联赛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我们已经横扫全服了,年龄不是界限,冠军不是问题。”苏沐秋斗志昂扬,“沐橙的沐雨橙风估摸着也可以拿一个银武。

 “不,不是这个问题。”叶修幽深的瞳孔紧紧锁住苏沐秋。“我想让你拿着一叶之秋上战场。”

 “好啊没问题,反正我的一叶之秋用得和秋木苏差不多好。”苏沐秋满不在乎,“有实力就是有底气!”

 “沐橙的天赋也不错,你们以后可以尝试着打配合。”

“嗯,也对。”苏沐秋想了想,“不过她的学业不能荒废,好歹高中要念完。”

“必须的,”叶修点头表示同意,“最后一件事,十年以后我希望你能够亲手打造属于你自己的战队,怎样都行。即使那时候豪门战队如云。你一定会成功的。”

“像现在这样的草根?”苏沐秋不太赞同,“那时候竞争可激烈了,不太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不仅非常可能,你还会拿到冠军。”叶修笑了,略显苍白的面容仿佛在闪闪发光,所有在兴欣的朋友们的面庞浮上心头,“你可能会遇到一个比不可捉摸的流氓,一个和大漠孤烟一样强硬的战法,一个史上最猥琐的气功师,一个有点啰嗦的老板娘,一个手法很漂亮的枪炮师,一个有点手忙脚乱的召唤师,一个成天喜欢端茶送水的鬼剑士,一个冷漠的拾荒者,一个以大局为重的牧师,还可能会有一个宝刀未老的,神一样的少年。”

 “听上去像是一帮乌合之众啊,”苏沐秋摸摸鼻子,“除了那个枪炮师很对我胃口。”

“。。。”叶修默,长叹一声,“这些人都会很可爱,到头来你会由衷的感谢上天让你遇见他们。”

“有挑战的事,我喜欢!”苏沐秋咧嘴一笑,“到时候,你在哪呀?你一定会和我一起创造这些的对不对?”

“对呀!”叶修的死志几乎被苏沐秋温暖阳光的笑容打散,再也没有勇气看向苏沐秋,低着头,拉起嘴角,“哥会一直在看的,并酌情考虑在你需要的时候搭把手。“

“你说的哦,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苏沐秋笑着伸出手。

“有些事情不用拉勾都能确定。”叶修拍拍苏沐秋。他怕,他怕拉完勾他就不敢走上那条马路,阻止蝴蝶效应的发生了。

“哥去买一包烟,你等一下。”叶修立即起身离开,甚至都没有敢再往回看一眼。

“快点回来啊,要不我陪你去?”苏沐秋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但是叶修已经带上了最后的日记在门口穿鞋了。

“不用了。”叶修轻声对自己说,突然有一股勇气穿透了叶修的四肢百骸,“我的错误,我自己来弥补。”

他走下了楼,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最后抬头看了一眼单元楼,叶修走上了马路的边缘人行道。

乌云开始慢慢的聚拢,沉闷潮湿的风开始刮了起来。

红绿灯有点慢,要一分半,叶修一动不动地站在路边,手里捂着君莫笑的账号卡,那是他一不小心带出来的,但是来不及再放回去了。

   等会儿还要多一项任务呢,这卡可不能摔坏。

   红灯变绿,明明无声却仿佛敲响了死神的丧钟。

   他迈开步子,毫不迟疑的向路中间走去。

   对不起啊,我不能兑现我的承诺了。

   歪歪扭扭的超速的货车如期而至,只有他独自一人在路中间,就像是天地间都没了声音,都在看着他一样。。      

   他甚至还看了看天,闭上了眼睛,嘴角噙了一抹得意而猖狂的微笑。

   终于成功了,只希望沐秋他不要太难过啊。

   猛烈而刺耳的刹车声。

   继而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音还有坠地的声音。

   雨点开始沉重地打击在地面上,手中的日记本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很快被雨点打湿,被路过的交通工具碾成碎片,字迹再也看不清楚了。

   警车还有救护车来了。

   叶修还有神志,但是他无论怎么眨眼都看不清面前的人影。

   对于苏沐秋来说,事情就像脱了轨的列车失去了控制。

   

十二

  大雨降临,掩盖住一切伤心与彷徨。

  雨水洗去了叶修最后存在的痕迹。

 

一切发生的太快,叶修失去了手术的价值。

几个小时过后,苏沐秋冲进医院,却只看到雪白干净的空病床。

  面色沉重的医生交给苏沐秋叶修在最后时刻牢牢护在怀里的东西。

  君莫笑账号卡面上一点划痕都没有。

  和叶修伤痕累累的躯体成反比。

  听说他的脊椎被压断了?

  怎么能啊,他那种人,天塌下来脊椎都不会弯上一弯吧?

  仰起脸让雨水打在脸上,分不出是雨是泪。出奇的,苏沐秋看天的姿势和叶修一摸一样。

  苏沐橙压抑的哭声撕心裂肺。

  夏日灿烂,苏沐秋经过那个不眠之夜,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有时会坐在叶修坐过的电脑桌前,想他答应帮忙攒材料的样子,他有点欠揍但是总是很温暖的笑容,还有他一脸认真叮嘱自己,执导自己练习手速,帮他按摩手部做手操的表情。

  想想,自己好像一次手操都没有帮他做过呢。

  空气里浮动的尘埃就像旧日记忆里琐碎地小幸福。

  破碎,遥远,虚无缥缈,再也回不来。

  夏日的末尾不期而至。

苏沐秋生日那天,苏沐橙递给了他一份礼物,苏沐秋揉乱了自己妹妹的脑袋,发现自己妹妹的表情明显不对。

“怎么了?”苏沐秋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自己的妹妹抽了抽鼻子,终于抬头看向了他。

“哥,回房间,叶修哥。。他。。有东西给你。”苏沐橙艰涩地吐出了对于兄妹两来说有些禁忌的名字.

“他?”苏沐秋表情猛然一变,“提他干嘛?人都没了。。”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苏沐秋长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苏沐秋转过身,冲向卧室,苏沐橙终于撑不住了,坐倒在地,捂住脸呜咽起来。

生日快乐啊,傻瓜。


卡在这里是因为我实在写不下去了qaq,有脑洞的欢迎补上,@我就可以了


评论(1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