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负尽千重罪,炼就不死心


忽然当起了粮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很认真的坚持下去。偶尔写点OOC小段子,请多支持!

[一八,瓶邪]摸个段子

脑洞来源:朋友说:‘王家’和‘孙家’互断了香火


[我看啊,我们这老九门的气数也是尽了。]

[霍老太何来此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那点破事儿,吴家和张家这算是互断香火了吧?]

[……]

  [……]

[小样儿,脸红了吧?]

[……霍太太,您这不会是很有经验吧?]

  这回霍老太沉默了一会儿,她的脊背仍然是笔挺的,这是经过岁月积淀下来的那一份沉静,但是她的眼神却变得悠远而迷失。

[…霍太太?]

[…我这是想到了当年的两位爷,也是你们这般,只不过呀生不逢时,姓张的那位又遇到个千金,后来我再没见过另一位了,听说是出国了,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