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色的云

负尽千重罪,炼就不死心


忽然当起了粮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很认真的坚持下去。偶尔写点OOC小段子,请多支持!

一个段子

越后小村,遗为弃婴,长于铁匠之家,天赋异禀旁人妒。

转投神庙,亦受排挤,三劫九难,辗转鬼王,回首来路尽伏尸。

红叶林内,酒香肆溢,推杯换盏情乱意迷,恍惚间白发大鬼叽叽喳喳好不厌烦。

惰懒形失,冷眸半阖,赤发散乱低语呢喃,不觉光阴已过,妖心难收,只余一身狂气冽冽响。


不善的目光唤醒了久违的妖魂,敌意的妖气搅得他心烦意乱,他站起身,拍拍袍子,呀,还是那不可一世的鬼王。


原先扔在地上的大酒葫芦被提起,眦满口利齿,嘶嘶作响,平添威势几分


“百余年前,世间妖鬼横行,本大爷大杀四方艾宕山前百余里地尽血染,如今尔等蝼蚁还真当我不问世事,真是如伏地蝼蚁指责明日一般可笑,只是委屈了茨木而已。“


声如洪钟,狂气鼓噪,坚硬的土地如陶土般龟裂。


冷眸睥睨,四处风声呜呼,竟无一鬼敢说话。


在这里,本大爷就是天!你们还敢翻了天了不成?


半晌还是无人敢动,鬼王厌烦了,懒得动手,英挺的眉毛一簇,正想离开,却见那陪伴了他百余年的白发大鬼风驰电掣般奔来,但看他这会儿模样似乎又举足不定,不安地顿在了原地,明黄色的眼睛有些惊慌的锁在他身上。


不知为何他竟然柔和了眉眼,对大鬼喊了声“愣着干嘛?跟上啊”


百余年的光阴足够消磨很多东西,权利,追求,等等等等,但有你一人长伴身侧,足矣。


“诶!来了挚友!”


文力不足呀


评论(7)

热度(19)